水晶文化历史悠久 从古到今有多少种雅称呢 看看你最喜欢那种呢称

水晶介绍】水晶(rock crystal)是稀有矿物,宝石的一种,石英结晶体,在矿物学上属于石英族。主要化学成份是二氧化硅,化学式为SiO2。纯净时形成无色透明的晶体。当含微量元素Al、Fe等时呈粉色、紫色、黄色,茶色等。经辐照微量元素形成不同类型的色心,产生不同的颜色,如紫色、黄色、茶色,粉色等。含伴生包裹体矿物的被称之为包裹体水晶,如发晶、绿幽灵、红兔毛等,内包物为金红石、电气石、阳起石、云母,绿泥石等。

水晶文化历史悠久 从古到今有多少种雅称呢 看看你最喜欢那种呢称

水晶文化历史悠久,古人曾赋予它一串极富美感的雅称:水玉、水精、水碧、石英等。

水玉:中国最古老的称法叫水玉,意谓似水之玉,又说是 “ 千年之冰所化 ” 。唐代诗人温庭筠《题李

处士幽居》写道:“ 水玉簪头白角巾,瑶琴寂历拂轻尘 ”。水玉一词最早频繁出于《山海经》:“ 又东三百里,日堂庭之山 …… 多水玉 ”;“ 丹山出焉,东南流注于洛水,其中多水玉 ”;“ 逐水出焉,北流注于渭,其中多水玉 ”。司马相如《上林赋》曰: “ 水玉磊河 ” 。水晶得名水玉,古人是看重 “ 其莹如水,其坚如玉 ” 的质地。

(此处已添加小程序,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

水碧:《山海经》中,水晶又被称作水碧: “ 又南三百里,日耿山,无草木,多水碧 ” ,郭璞注: “ 亦水玉类 ”。这种称谓常被文人所引用,晋代郭景纯《璞江赋》道: “ 鬼,水碧潜 ” 。水晶又有人称它叫玉瑛。《符瑞图》载“ 美石似玉,水精谓之玉瑛也。 ”

水晶文化历史悠久 从古到今有多少种雅称呢 看看你最喜欢那种呢称

水精:水晶为何称为水精?《广雅》有巧解:“ 水之精灵也 ”;李时珍则说:“ 莹洁晶光,如水之精英 ”。细加考究,此称还蕴含浓厚的宗教意味呢!水精一名,最初见于佛书,后汉支曜翻译的《具光明定意经》说:“ 其所行道,色如水精 ” 。

(此处已添加小程序,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

石英:《广雅》称水晶叫石英,色白如莹者又叫白。为附的异形字。司马相如《子虚赋》就有 “ 雌黄白 ” 之句。苏林解释:“ 白 ,白石英也 ”。

水晶文化历史悠久 从古到今有多少种雅称呢 看看你最喜欢那种呢称

其它描述:《庶物异名疏》中说: “ 水精出大秦国,天然的蓝水晶一名黎难 ” 。结晶完整的水晶晶体,就如参差交错的马齿,所以人们又叫它马牙石。先民们最早用它研磨成眼镜片,因而送它一个眼镜石的绰号。水晶有通称,也有俗称。广州一带称水晶叫晶玉,又名鱼脑冻;江苏东海县山民发现水晶会 “ 窜火苗 ” ,于是给它起个放光石的俗名。世间一物多名,不足为奇,而像水晶拥有这么多的别称,实不多见。瞧,从水玉、水碧、白玉、玉瑛、水精石英、黎难、晶玉到菩萨石、马牙石、眼镜石、放光石、千年冰、高山冻、鱼脑冻等等,简直构成一部奇石鉴赏史。

(此处已添加小程序,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

【诗缘】

李商隐,杜牧,白居易,欧阳修,苏轼,呈大昌,辛弃疾,杨万里,吴文英,杨基,魏源等诗坛,词林大家都有歌吟水晶的佳篇传世。

登昆仑兮食玉英,与天地兮同寿,与日月兮同光。

这是中国最早的大诗人屈原,同时也是有史最早提到水晶的诗句。

(此处已添加小程序,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

玉英,水玉都是水晶早期的别称。传说古时候赤松子曾服,以教神农并自己跳进火里焚烧自己登仙水晶,澄澈的机体,旷世的精灵。它蕴藏着天地间的灵秀之气,流泻着宇宙里的雄浑之韵,凝聚着文明古国的文化情节。精美的石头会唱歌,会唱歌的石头更能激发墨客骚人纵情吟唱水晶。石头,水晶,成为楚骚,汉赋,唐诗,宋词,元曲一个歌吟不息的对象,催法了中国文学史上许多不朽诗篇。《山海经》《述异记》将水晶神化。《韩非子》,《太真外传》将水晶灵化。粗略统计,作为文化而言,历史上与水晶有关诗词有300篇,其中唐诗近百篇,宋词超百篇,金元明清至近代有百多篇。像屈原,司马相如,李白,杜甫,韦应物,王建,罗维李去了昆仑山,连炎帝神农的小女儿亦照此法服水晶入火自烧追随他而去。

(此处已添加小程序,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

水晶文化历史悠久 从古到今有多少种雅称呢 看看你最喜欢那种呢称

未肯齐珉价,宁同杂佩声;任黄雀,亦欲应时明。

诗中“胜美玉”,“过冰清”,写出水晶的质地美,而“亦欲应时明”则描绘出水晶充满灵性的动态美,耐人寻味。罗维是有独特眼光,懂得水晶真谛,第一个称赞水晶超过美玉的伟大诗人。他的认识已被千年之后的科学理论所证实;以水晶为直接吟咏对象的诗篇还有:

诗中道出一段唐代由盛变衰的史实。玄宗末年,杨贵妃得宠,三姐妹并封为国夫人。他们养尊处优,奢华至极,仆人用水晶盘将珍馐佳肴端到宴席上,美人觉得没有口味,懒得动筷子。作为“诗圣”作为“史诗”,紫驼一段写饮食之精美,不空发议论,只尽情揭露事实,无一刺讥语,无一慨叹声,却使人于以外得之:此诗之善讽也。以史为鉴,这样的世道,这样的人物,国家不出“安史之乱”那样的大祸反倒不正常了。

当然,水晶与古人的缘分,今人也会在收藏的过程中感觉到些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