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巴黎到上海,它在水晶光的海市蜃楼中跨越了几个世纪

很少有设计师像Nicolas Ghesquière一样拥有掌握时间旅行艺术的能力,“déclic!”当他的设计灵光从18世纪末的凡尔赛宫穿过Belle和野兽跳舞的华丽大厅,越过盖茨比的晚宴会场,来到黄浦江边的船舶维修码头,Louis Vuitton过去与现在交织的永恒魅力伴随着跨越几个世纪的水晶光芒,照进了上海。

Chapter I

Chandelier

千盏灯

黄浦江边的Louis Vuitton盛大舞会上,水晶灯层叠交错于巨大的空间中,如时光倒影一般将人们拽入一场华美的时空漩涡。正如Nicolas Ghesquière在巴黎秀后的采访中所说:“我想把这个成衣系列放在高级定制的门槛上,毫不掩饰的奢华才能彰显Louis Vuitton的精湛技艺”,如今水晶灯令人陶醉的光芒之下,Louis Vuitton 2022春夏女装秀在上海拉开帷幕。

✨ Louis Vuitton 2022春夏女装系列在法国巴黎罗浮宫内大秀现场

水晶装点的枝形吊灯折射出不同纬度的炫目光芒,是一如Louis Vuitton百年来的时间质感,也是Nicolas Ghesquière带来的水晶玲珑切面般的多面属性。秀场空间内这数千盏水晶灯,是这个时空旅行装置的开关,闪现回到一个华丽的年代。Chandelier一词,来源于法语Chandelle (蜡烛),历史渊源其实可以追溯到14世纪,早在Marie Antoinette坐在凡尔赛宫的水晶灯下品尝下午茶之前,更早在美女Belle伴随着Angela Lansbury的嗓音在水晶灯下与野兽浪漫起舞之前。枝形吊灯无疑经历了一场彻底而伟大的蜕变。

✨ 14世纪的木质枝形吊灯到后来黄铜金属吊灯都以蜡烛为光源,随后才发展出水晶灯。

14世纪的枝形吊灯是简单的木质架子,带有固定蜡烛的钉子,因此有了chandelier这个名字,整体由绳索或链条悬挂在空间顶部,以确保蜡烛的光线可以照射到更广阔的区域,最初用于教堂、修道院等大型建筑。随着时间的推移,枝形吊灯有了更复杂的戒指或皇冠形状,呈现更梦幻的光线渲染效果,成为地位和财富的象征。在接下来的两个世纪中,枝形吊灯的制作工艺变更为精细,由镀金木材和黄铜制成,可散发出更温暖丰富的光芒,宫殿中的枝形吊灯则会使用贵金属。

✨ 凡尔赛宫的镜厅

1676 年,天然水晶吊灯让人们望而却步的时候,英国人George Ravenscroft发现了燧石玻璃(更具装饰性光线的含铅水晶),水晶装饰的枝形吊灯变得触手可及,此后开启了一场属于欧美的水晶时代。路易十四在凡尔赛宫著名的镜厅悬挂了43 盏枝形吊灯,包括1000根蜡烛,17面落地镜和43盏水晶灯在镜厅走廊交相辉映,室内外的灿烂光线与水晶融合,如虚如幻的舞会场景随时上演。《了不起的盖茨比》中的上世纪20年代,喧嚣的时代里,挥之不去的不仅仅是艳丽华美的时尚身影,还有多年来依然沉稳而奢华的水晶吊灯,成为几个世纪中舞会光影的见证者。在无数个大大小小的水晶灯之下,它们用数不清的切面照亮着不断变化的时尚舞步,记住过去的剪裁,留影当下的设计。

✨ Louis Vuitton在上海黄浦江边船舶维修码头里的秀场搭建过程。悬挂的水晶灯点亮瞬间仿佛构成一幅穿越时空的蜃景。

✨ Louis Vuitton 2022春夏女装系列上海大秀现场

Louis Vuitton上海秀场的水晶灯仿佛传承着几个世纪的光影,它们通过向空间添加聚焦光来突出整个秀场建筑的细节和模特的服装呈现,性感的光线让每个人看起来都像是跨越时间长河而来的过去和未来的旅客。时间变得无关紧要,每一个模特都是Nicolas Ghesquière挑选的时光战士,带着不同时代浓缩的风格,以戏剧性的姿态灵动展现伊丽莎白时代的奢华气息。Nicolas Ghesquière毫无疑问是一位完美的多面手,让许多个时代眼花缭乱的时尚元素在水晶灯下完成一个巧妙的平衡。

Chapter 2

Woodkid

交响乐

“金属的撞击声在脑海中回荡,雷鸣般的战鼓指引着方向”,Louis Vuitton的时间旅行中,Woodkid沧桑又温和的声音为这史诗般杰作的配乐。交响乐的恢弘背景音与人声混合,浓烈的古典音乐情愫就像是从水晶灯和Louis Vuitton的百年历史自然而然流淌而出,每个模特的背后仿佛都有一出时代大戏,是那些迫不及待喧嚣而出的元素。

✨ 点击音频

欣赏Woodkid为Louis Vuitton创作的音乐专辑

✨ 《Woodkid For Nicolas Ghesquière》

2017年,音乐人Woodkid曾经为Louis Vuitton制作过一张名为《Woodkid For Nicolas Ghesquière》的秀场专辑,实验性的电子音乐和恢弘的古典情愫交融与Louis Vuitton交错过去与现在的时尚风格碰撞不谋而合。2020年秋冬大秀上,Woodkid和Bryce Dessner谱曲《Three Hundred and Twenty(320)》,意为巴洛克风格所影响的各个音乐流派之间横跨的年数——320年,极简且重复的段落中,重现了音乐家Nicolasde Grigny的风采,从秀场音乐到时尚,亦然是曾经对现在的一种审视,也是一种美学的碰撞。

Chapter 3

Vampire

吸血鬼

Nicolas Ghesquière曾设想:“如果过去历史中的人物可以看到今天的我们,那会是一副怎样的景象?”那未来的人们看到如今的我们,又会是怎样的想法呢?从巴黎到上海,Louis Vuitton 2022春夏系列是一场有关时间盛宴的邀请,不同时代的衣橱结合在一起,创造出世代的融合。

✨ 1996年的电影《Irma Vep(迷离劫)》为法国导演Olivier Assayas拍摄的默片时代的吸血鬼影片,女主则为张曼玉。

✨ Louis Vuitton 2022春夏女装系列

Nicolas Ghesquière参与制作即将上映的《Irma Vep》剧集项目(改编自1996年的同名电影),为剧中女主人公Alicia Vikander设计服装,灵感来自一个穿越时代的吸血鬼形象,吸血鬼在适应他生活的那个时代的着装规范的同时还保留着某种过去的气息。以传承和永恒为灵魂,Nicolas Ghesquière继续在上海大秀延续风格,仪式、纠结、欲望和规章在此重现。

✨ Louis Vuitton 2022春夏女装系列细节

巴黎秀场的43套造型外,另有19套全新造型专为上海大秀设计,19世纪复杂的串珠装饰与燕尾服,以90年代为设计灵感的牛仔服,带有装饰的晚礼服,古典的裁剪细节搭配的是运动鞋,或奢华风格的猫眼太阳镜,或可爱的Petite Malle手拿包,紧身胸衣和飞行夹克和谐混搭,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历史风格中不断循环。随着时间的推移,时尚在进化,不同世代的原型被再次转化、挪用、个性化和重建。衣服成为充满不同身份和情感的新故事的一部分。

秀场之上,Louis Vuitton包裹下的无数角色来来回回,这场时间旅行中的每一位旅客都在证明Nicolas Ghesquière的手是多么坚定地抓住了文化的脉搏。而这是一场没有人愿意离席的盛宴。

设计:五千目

撰文:Roxanne

编辑:hanxi

部分图片来自Louis Vuitton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